欢迎您登录山东省与巴伐利亚州结好30周年官方网站!

Deutsch

English

中文

迈克尔·克劳斯:我是南张楼村民

时间:2017-09-21

  南张楼村与巴伐利亚州的故事,曾作为典型见诸各大报端。这个坐落于山东省潍坊市青州市的村庄,共有1115户、4260人,总面积9.7平方公里,耕地面积420公顷,其中粮食种植面积318公顷。这是一个典型的“不靠城、不靠海、不靠大企业、不靠交通要道、无矿产资源、人多地少的典型北方平原村落”。

  1988年春,德国巴伐利亚州农林食品部的京特·施特略森纳先生在山东省外办及有关省直部门领导陪同下来南张楼实地考察并签署了中德合作“土地整理与村庄革新”项目意向书。1990年,马格尔先生、阿腾贝格先生率领德国有关方面的专家组根据南张楼村的土地资源、种植结构、村庄规划等实际情况,帮助制定了村庄的远景发展规划。自此,南张楼与德方往来不断,村民们走出国门成为德国巴州政府的常客,汉斯·赛德尔基金会的专家来到田间地头成为南张楼的村民。

  在陆续来到这里的德国专家眼中,南张楼或许并不只是“试验田”那样简单,它更是了解中国农村,了解中国发展的窗口,而迈克尔·克劳斯博士,就是众多踏访山东的德国专家之一,他是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在山东的首席代表,也是南张楼村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用他的话来说,他是一名“南张楼村民”。

  在与他的连线采访中,得知他要在四川进行考察调研,于是,Email成为我们连线的最好渠道。通过访谈的形式,我们原汁原味地呈现了这位热爱中国、了解山东的德国人的风采。《

  走向世界》:第一次走进青州南张楼村的印象?

  克劳斯博士: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土地整理与农村发展专业执教之前,我就已经了解到有关南张楼村的相关信息。虽然我提前对这个村庄有所了解,但是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还是感到非常意外,我惊喜于村里的洁净程度,而且村里很好地保留了当地传统文化,并使其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这也是使我感到惊讶并高兴的地方。

  《走向世界》:经过多年的发展,作为试验田的南张楼村发生了哪些变化?

  克劳斯博士:我认为,这个村庄发展得非常好。在村里有很多非农就业岗位,农产品附加价值不断提高,它甚至还为周边的村庄提供了众多的就业岗位。在项目的带动下,这个村庄不断地稳固并发展自己。也可以说,这个村庄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与山东省内的其他同类村庄相比,南张楼村的人均收入取得了相当可喜的成绩。此外,与项目设立之初相比,人口也有所增加。各个年龄段的村民都能够积极参与到村庄建设中来。值得一提的是,在项目过程中,村民们学会了靠自身的力量解决问题,谋求发展。在环境保护方面的工作还有待提高,但是村民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正在想办法解决污水处理问题。就此,我们特意一起去德国考察了众多不同类型的污水处理厂。此外,村民们也很关注垃圾处理问题,并在努力寻求解决办法。我们希望能够寻找到适合村庄现实情况的解决方案。

  《走向世界》:您说自己是南张楼村村民,那么您跟其他村民是怎么交流的?现在在做哪些工作?

  克劳斯博士:我已经受邀参加过村里的太多活动,并且为村民的责任心所深深地折服。在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脑海中首先浮现出的是,有时候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我们也能够互相理解彼此的意思。我刚才谈到的有关村里当前以及将来的工作情况,也正是受到了村民们的启发,这恰好也反映出他们自身的进步。

  我当前在做的工作主要有:提供灵感和建议,建立联系,准备培训素材,作报告,组织并实施在中国的培训活动,与来自德国的其他专家共同开展并参加示范项目,与德国国内建立并保持联系,组织安排考察团和培训团事宜,并为他们邀请专家提供专业培训。在这方面,我们目前正在筹备一个在德国数周的培训活动,我正在组织安排具体内容。

  《走向世界》:我们知道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在山东开展了许多项目,您作为其在山东的首席代表,请介绍其特色。

  克劳斯博士: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在山东的项目涉及两个领域,其中之一是依照德国的双元制教育开展的职业培训,包括青州职业教育中心和平度职业教育中心,平度职教中心的特色之一是技术职业培训;此外还将农业职业培训作为其工作重点。由此,职教中心的工作与基金会山东项目的另外一个领域很好地结合起来,而第二个领域的内容也是我的工作重心,即农村地区的发展。

  在德国,我们以追求城乡生活条件等值化为目标,这也就意味着要提高农村地区的生活质量,为农村地区创造良好的工作岗位。而对于基金会在山东的项目来说,村庄和农村发展源自于南张楼。自从山东省与巴伐利亚州建立友好省州关系开始,其核心理念之一就是力争达到城乡生活等值化以及提高生活质量。

  从南张楼项目的经验出发,汉斯·赛德尔基金会在中国还开展了其他示范项目。所有这些示范项目彼此之间将会建立工作网络,并不断促进平度和青州培训中心进修和培训工作的开展。与此同时,我们还不断深入推进国内和国际交流。在青州,我们启动了中德空间规划研讨会机制:截至目前,在中国各地区代表的参与下,我们已经在青州成功召开了3届中德空间规划研讨会;与其他城市的活动一起,共召开5届中德空间规划研讨会。我们还与周边邻国开展对话,共召开两次农村地区发展国际研讨会。通过研讨会的召开,邻国可以从中国的工作经验中获得启发;参会各国也会发现彼此之间存在的共同问题,并寻求共同的解决方案。在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土地整理和农村发展方面的国际研讨会在青州召开。

  《走向世界》:在中国的村庄发展和土地整理工作中,南张楼项目是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示范项目,关于它的未来,您有哪些设想?

  克劳斯博士:按照计划,我在青州的工作会一直持续到2019年12月31日,我希望在这期间能够努力推动工作不断前进。我们将会对该项目的实施过程和成果进行分析、评估,并与中共中央党校以及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一起,共同思考并挖掘出南张楼项目中可在全中国范围内推广开来的经验和做法。此外,我还想借这项评估工作继续推动南张楼及其周边村落的进一步发展;在德国,我们将其称为“区域发展”。在区域发展工作中,人们将会对各种问题进行协商并寻求共同的解决方案。由此又可以将另外一种发展模式引入到山东省,并进一步推广到全国。我们将会共同努力,希望可以得到巴伐利亚州农村发展管理机构的支持。当然,这同样是在鲁巴友好省州关系合作框架下的重点工作之一。

  《走向世界》:比较而言,山东省与巴伐利亚州之间有哪些异同之处?

  克劳斯博士:山东省与巴伐利亚州之间最大的共同点是,两省州都为自己的省、州感到深深的自豪,并且对友好省州满怀敬意。双方都有质量上乘的啤酒,并且都能够在保持传统工艺的基础上融入现代化的工艺。我认为双方在农村地区还有着较大的差异。在巴伐利亚州,许多人想要生活在城市以外的地区。这在德国完全不成问题,因为无论是在基础服务还是在良好的就业岗位方面都能够得到保障。通过双元制职业教育,人们可以获得很好的工作技能,并且也有许多公司很喜欢在农村地区建厂。巴伐利亚州的农民——这里的“农民”我指的是那些只拥有农民这一职业的人——他们都很自豪能够参与到塑造巴州的文化景观的工作中来。农村地区展现出众多不同的社会阶层特征,农民也被社会所认可。然而在中国,伴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越来越多的文化烙印渐渐地消失了,这是我觉得遗憾的地方。

  《走向世界》:从初到山东到如今在这里工作生活了5年,谈谈对山东的印象吧。

  克劳斯博士:我第一次来到山东省是在2012年4月,当时是过来看看我将来可能工作的地方。那次山东之行给我的印象很好,山东人很坦率、友好,我感受到了山东人的热情和对我的欢迎。所以这也促使我决定签下工作合同,并最终于2012年8月3日再次来到山东。我喜欢生活在山东,尤其是青州。我跟山东人相处得很好,也许是因为山东人乐于接受新事物。我目前所做的工作,也常常需要走出山东,但我无论走到哪儿都会被当作山东人看待。当然外省人也很喜欢测试我的酒量,看我是不是能像山东人一样能喝;而山东人也喜欢测试我作为德国人的酒量。